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中小企业主看贷款利率放开对国企更有利

2018-10-30 12:01:30

中小企业主看贷款利率放开:对国企更有利

SMM讯:7月20日起,央行决定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这意味着,今后金融机构将可以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而这一政策的变化,对于需要从银行贷款的中小企业又会有何影响?一家中小企业主向讲述了10年来向银行贷款的经历以及对利改的判断

7月19日傍晚,正在浏览的蔡小林被一个标题吸引住了,这则源自央行的一纸通知:经国务院批准,央行决定自2013年7月20日起,全面放开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管制。这意味着,今后金融机构将可以自主确定贷款利率水平。

蔡小林是温州一家鞋材企业的老板,在得知这一消息前,他正打算逐步削减银行的贷款,将企业的负债率降到30%,甚至更低。在他看来,1.2倍基准利率的贷款对企业利润而言,是笔不小的负担。

放开贷款利率管制的消息一出,蔡小林并未觉得十分欣喜。因为从短期来看,这一消息对大型的国有企业或许更为有利,以他的企业规模,要想获得基准利率70%,甚至以下的贷款的可能性不大。

尽管蔡小林的企业对银行贷款的依赖程度不高,但是从他为数不多的与银行打交道的经历中,依然可以窥见中国利率市场化的进程对于民营中小企业的影响。

爬楼梯与乘电梯

1995年,蔡小林创办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小林鞋材有限公司,同很多温州人创办的企业路径一样,蔡小林自己的企业也由家庭作坊发展而来,初他只是租用别人的厂房,所用的资金都是自己之前和亲戚做生意的积累。

当时没有想过从银行贷款。蔡小林认为这同自己保守的性格有关。

其实在当时,即使是性格激进的商人,在起步阶段想从银行获取贷款也往往因缺少抵押物等原因被拒之门外。

由于赶上了温州鞋业的发展机遇,小林鞋材很快完成了原始的资本积累。

2004年,蔡小林次从银行贷款。蔡小林向回忆,就这笔款还是在银行朋友的撺掇下进行。

银行的朋友这样告诉蔡小林,依靠企业自己的资金谋求发展就像是爬楼梯,速度非常慢,而借助银行的贷款,则就像是乘电梯。

为了感受乘电梯的感觉,蔡小林从银行贷了300万元,期限为1年。当时利率还打了9折。蔡小林还特意向强调。

由于蔡小林此前没有从银行贷款的经历,所以也甚少关注银行贷款政策有何变化。其实当时贷款利率能打9折就同央行推进利率市场化的举动直接相关。

当年1月1日,央行扩大金融机构贷款利率浮动区间,商业银行、城市信用社贷款利率上限可为基准利率的1.7倍(农村信用社可达2倍);下限为0.9倍。同年10月29日,利率市场化推进的步伐加速,央行放开了金融机构人民币贷款利率上限(城乡信用社除外,其上限可扩大为基准利率的2.3倍),浮动区间的下限依然为0.9倍。

由于蔡小林的企业运营良好,且有土地、厂房作抵押,银行直接给予了他的折扣。当然随后的日子里,每每他都能及时还款,企业的资信等级也被贷款行评为了AAA级。

的确,蔡小林也感受到了乘电梯的魅力,2005年,快速发展的小林鞋材也成为了浙江省瓯海区的明星企业、瓯海经济开发区的重点骨干企业。

看得见与摸不着

依靠银行的贷款和企业的努力,蔡小林的企业已由当年十几人的家庭作坊式的小厂发展到了年纳税额五六百万元的瓯海区百佳企业。可以说,事业发展到了这一步,从银行获得贷款也不再是件特别困难的事情。

2008年国家抛出了4万亿元的经济刺激计划,资金面的宽裕,使企业的融资也变得更为容易一些。钱多人胆大,一些激进的温州人开始拿着银行的贷款、民间的融资以推动企业多元化之名大举涉足房地产、搞光伏等领域,而保守的性格让蔡小林选择了坚守主业,他觉得尽管鞋材是劳动密集型的传统行业,但是只要做专做精同样会有前途。

这段时间,坚守主业让蔡小林少了赚快钱的机会,但也让他和自己的企业远离了随后这场波及面甚广的金融风波。

2011年以来,随着央行不断回收流动性,资金面顿时紧张了起来。民进中央经济委员会副主任、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会长周德文对法治周末表示,银行为了降低损失,温州很多中小企业都遭遇了被银行抽贷、压贷的经历。一时间,有关温州中小企业主资金链断裂、老板跑路的消息不绝于耳,留守的中小企业也称日子比2008年还要难过。

由于坚守主业,蔡小林的资金链并没有断裂;由于没有参与互保,小林鞋材在这场金融风波中得以保全,他的企业没有被抽贷、压贷。由于企业资信良好,他仍然可以从银行贷款,但由于这场风波使得银行资金面偏紧,他从银行贷款的利率要上浮20%。

此时,原材料、人力成本也在轮番上涨,尽管蔡小林的企业因为经营时间长,产品质量过硬,在同客户谈判时有较强的议价能力,毛利率在业内也算可以,但是不断上浮的贷款利率无疑在吞噬企业有限的利润。

就在蔡小林为高企的融资成本发愁时,央行推进利率市场化的步伐也在加快。

2012年6月8日,央行首次双向扩大存贷款利率浮动空间,将存款利率上限调整为基准利率的1.1倍,贷款利率的下限调整为基准利率的0.8倍。此后不到1个月,7月6日,央行进一步下调贷款利率浮动下限至0.7倍。

短短30天内两次调整利率浮动区间,凸显了央行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的决心。学界对央行这一举动称颂良多,认为是迈出了启动利率市场化改革以来的重要一步。

然而,同很多中小企业的老板感受一样,这样的利好政策对蔡小林而言,也是看得见却摸不着。2010年以来,他从银行获得贷款都是在基准利率的基础上上浮了20%。

以2012年7月6日,央行调整后的贷款基准利率计算,一年期贷款基准利率为6%,上浮20%,贷款利率即为7.2%,这对一个从事传统鞋材生产的企业而言,的确是个不小的负担。

短期看和长期看

7月19日,央行发布通知称,将全面放开对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的管制,允许银行等金融机构在贷款时同客户自主协商确定利率水平。一时间,国内学界,包括外媒再次给予了此举颇多赞誉。

央行在答问中表示,全面放开贷款利率管制,将为金融机构增加小微企业贷款留出更大的空间,提高小微企业的信贷可获得性。

蔡小林也相信,从长期来看,这个政策将有助于加剧银行间的竞争,使中小企业更易从银行获得贷款,而且能以较低的成本获得贷款。不过从短期来看,他认为这对大型的国有企业或许更为有利,以他的企业规模,要想获得基准利率70%,甚至以下的贷款的可能性不大。

周德文对法治周末介绍,在温州,80%的中小企业都借助于间接融资渠道。这其中,80%来自于民间融资,仅有20%是来自于正规金融机构的贷款。此次央行放开对金融机构贷款利率的管制,周德文认为在金融系统资金紧张的情况下,对中小企业等资金的需求方直接意义有限。

温州银监局统计显示:今年3月底,温州银行业不良贷款率为4.01%,创下温州近10年来新高。温州俨然成为了不良贷款的重灾区。

周德文对分析说,由于不良贷款率上升,温州民营中小企业获得贷款的难度变得更大了。他认为,要想解决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金融改革还需全面推进,不过近来政策力度较大,大方向值得期待。

周德文所言的近来政策力度很大就包括了7月初国务院出台的金十条,即《关于金融支持经济结构调整和转型升级的指导意见》,其中就提出,尝试由民间资本发起设立自担风险的民营银行,久闭的闸门藉此有了放开的曙光。

周德文表示,这些配套举措的到位,将改变我国银行业长期垄断且缺乏竞争的局面,届时,中小企业的融资难困局才有望得到有效解决。

基于放开贷款利率管制政策短期内对企业没什么影响的判断,刚过了知天命年岁的蔡小林对表示,在没有其他好的投资项目的情况下,还是先将高息的银行贷款还了再说。

手电螺杆启闭机
星力捕鱼注册送分
直流固态继电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