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中国湿地十年之内面积锐减两成谁是祸害中

2019-02-03 06:39:1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园林6月26日消息:2015年6月21日,山谷中一注水流已经断流,山谷中遍地的芦苇以及半枯萎的水生植物还能让人看出这是一片曾经的湿地。走在裸露的土地上,还可以看到细柔的尘沙。

  喜欢湿地的人都喜欢《诗经》中的诗句:“蒹葭苍苍,白露为直视他说:你可以走了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湿地不仅是一个承载诗意的地方,它更是一个人口极度膨胀而不断拓展之下渐渐消失的沃土。湿地被称为“地球之肺”,吐故纳新。

  湿地之失

  这片消失的湿地位于北京的香巴拉线路的末端,几乎与狭窄的黑陈公路并行。所谓“香巴拉”,是“香山至八大处拉练”的谐音简称。该地距公交597终点不远,下车步行进入山谷,只需要短短的20分钟,只不过很少有人涉足。湿地所处的这道无名的山谷很少为人所知,但是它却又如一个缩影,显示出自然景观无可逃避的命运

  所有野生湿地的消失,都可以从这里看到相同的宿命。

  十年前到达这片湿地的时候,山谷中流水潺潺,冬天之外,穿过这片湿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每一次下脚都可能踩到泥潭之中,而且前行不久就会经常处于前进不得、后退不能的境地。大片高大的芦苇遮挡了视线,除了蚊蝇的骚扰,还有蛇的穿行,让人不免心生疑惧。

  这片湿地也保护了湿地之上的丰富的植物种类,山谷中的树木以桑树、山桃木多,桑树下遍布红升麻、薄荷、刺儿菜、苦蒜、野韭菜、河朔荛花……不过,山谷湿地中吸引人的还是各种鸟类。北京是过境鸟类的暂时栖息之所,繁多的留鸟、候鸟、旅鸟都会在湿地停息、觅食。十年之中,在这片山谷中拍摄到的鸟类,包括:白腰文鸟、池鹭、白头鹎、布谷鸟、绿头鸭、啄木鸟、金腰燕、树鹨、黄鹂、伯劳、红尾水鸲、黄眉柳莺、大山雀、棕头鸦鹊……近一百种不锈钢无菌水箱。

  我们可以从《迁徙的鸟》《鸟类的生活》《翼之地球》《迷失的家园》《观鸟大年》等各种类型的电影中感受鸟类史诗般的飞行与生存故事,鸟类对湿地的追逐与依赖,其实与人对水资源的依赖是同样的原理,只不过自来水管隔绝了我们的直觉。

  湿地的消失是鸟类的末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的意象也将必然消失殆尽,代之以我们的麻木不仁,我们诗意的栖息地或将无处可寻。

  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在他的《沼泽地》中描写一幅以“沼泽地”为题的画作:“……奇怪的是,这位画家尽管画的是郁郁葱葱的草木,却丝毫也没有使用绿色。芦苇、白杨和无花果树,到处涂着混浊单向格栅的黄色,就像潮湿的墙上一般晦暗的黄色。……我越看越感到这幅画里蕴蓄着一股可怕的力量。尤其是前景中的泥土,画得那么精细,甚至使人联想到踏上去时脚底下的感觉。这是一片滑溜溜的淤泥,踩上去扑哧一声,会没脚脖子。正如从所有的艺术品感受到的一样,那片黄色的沼泽地上的草木也使我产生了恍惚的悲壮的激情。”

  谁是祸害

  十年间走过很多湿地,而每一片湿地的消失总是有迹可循,几乎宗宗是人为的破坏。

  香巴拉线的景点当属群山环抱中的“香山水库”——如今正式的名称是“南马场水库”。水库没有溪水与河水作为水源,其水源就是华北天空的雨水。山谷湿地所依赖的水资源,就是上游各条山谷中流下的雨水和渗水。当初的香山水库容量很小,总会有多余的流水顺山谷而下,在嶙峋怪石中传来潺潺流水声;南马场水库容量加大数倍,加上水库之下又建了三个大型水池拦截水流,可以供给下游的水两年前开始减少。香巴拉线的驴友们以前绕过水库之后,一路上有溪水相伴,如今只有坚硬的水泥路面。

  山谷湿地原先有两个浅浅的梯级池塘,作为灌溉之用。多年前居住在此的两户村民搬迁,他们留下的残垣断壁与废弃的池塘,成为池鹭、白鹭、绿头鸭的主要栖息地。6月21日,这两个池塘中,一个已经干涸,一个只剩下不到一半的水量——这是十年中未曾发生过的。

  这片湿地的消失已经不可逆转。由于失去了重要的水源,连续的led射灯电源降雨也改变不了其枯干的现状,对水权的占有是它消失的根本原因。

  12下一页无锡溶剂油厂家
架桥机图片
微型直流电机型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