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五大电力集团跑马圈煤煤电联营入倒计时

2018-10-29 11:49:39

五大电力集团跑马圈“煤”煤电联营入倒计时

国务院国资委3月25日发文,批准中国大唐集团公司主业增加煤炭生产业务。4月2日,《华夏时报》从大唐集团总部了解到,该集团围绕煤炭开发项目已组建专门团队,并由集团副总经理王琳亲自挂帅。

对于上游煤炭资源开发的觊觎之心,不光大唐,五大发电集团都有。而且,华能和华电还先于大唐从有关部门获得“牌照”。

发电集团纷纷挖矿找煤,是想提高煤炭自供率,以减少上游煤炭价格波动带来的影响,从而在煤电之争中占据主动。

电企跑马圈“煤”

“事实上,公司早就从事煤炭业务了,此次的主业调整,只是开采煤矿变得名正言顺了。”4月3日,刚从太原考察返京的大唐集团规划发展部多种产业处杨处长告诉本报,针对煤炭供需矛盾日趋加剧的新形势,公司通过规划调整,把煤炭产业作为多种产业的发展重点,煤炭项目的开发随之取得了重大突破。

了解到,大唐集团的煤炭项目目前在山西、内蒙古、吉林、陕西等地都有分布。其中,胜利东二矿和额吉煤矿已经通过国家核准,其他的如孔兑沟煤矿、鸿泰煤矿、西王寨煤矿、谢尔塔拉煤矿、南屯-西索木煤矿等一批煤炭项目,正在积极组织、有序推进。

从大唐的发展规划中,了解到,2010年到2014年,大唐国际争取实现“1357 目标,其中“5 就是指5000万吨的煤炭生产。2010年到明年年底前,计划将开采的煤炭年产量增至3000万吨,占其总耗煤量的30%。

在五大发电集团中,大唐在煤炭方面的动作并不是的,动作的是华能。据了解,为了拿下储量达30多亿吨的甘肃宁正煤田矿区的开发权,华能集团一次性准备了600多个亿。在这个煤田,首期的核桃峪矿井开发计划据说已进入开工倒计时阶段。华能除了在国内吃大户,触角甚至伸向国外,其目标就是到2010年,公司煤炭产能超过6000万吨/年。

而跟华能有一拼的是华电,它通过旗下的华电煤业集团,全面进军煤炭产业领域。集团计划部副主任张东晓在里告诉《华夏时报》,华电煤业的产能规模已突破2300万吨。目前,华电集团在加紧进行内蒙古不连沟煤矿、新疆昌吉、山西沁源等大型煤矿项目建设的同时,积极涉足晋、陕、蒙、宁、新等资源富集省区,而先期在贵州平坝、云南镇雄投建的两个煤矿已经开始产煤。

国电和中电投,在市场上的动作虽然不如其他三家张扬,但也从没闲着。早在两年前,国电集团决策层就提出把煤炭纳入主营业务,公司在低调并购完内蒙古平庄煤业集团后,拟与大同煤矿集团共同投资组建同煤国电同忻煤矿公司,目标是到明年实现3100万吨/年的产煤能力。

电力企业进军煤矿,中电投被分析人士认为是“含蓄的”,因为中电投总经理陆启洲一直认为“发电企业向上游拓展,不符合社会化大生产原则”。但实际上,中电投与其他电力公司一样热情。公开的资料显示:集团不仅在内蒙古霍林河、白音华等地拥有大型煤电基地,其依托子公司中电投蒙东能源集团建设的年3400万吨煤炭产能平台也即将运营。

为30%自备煤而战

电力企业为煤炭资源分封割据,原因就在于目前的煤炭、电力两大行业利润分化严重。

煤价已经连续多年高涨,尤其是2008年,煤价上涨更甚,而电价两年未调,发电企业的处境突然艰难起来。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秘书长王永干介绍,受去年前期电煤价格猛涨的影响,去年五大发电集团共亏损350亿元左右。

“由于去年的行业性亏损,五大发电集团的负债率水平平均达到84%,集团的财务费用上升很快,对企业效益产生重大影响。”国资委规划发展局局长王晓齐3月19日在出席大唐煤业公司挂牌仪式后向表示,电力企业要想不受煤价波动的影响,至少要把煤炭供应量的30%掌握在自己手中。

据了解,五大发电集团目前年产1亿吨煤,在建和已经拿到的项目约2亿吨煤,共3亿吨产能。而据中电联的统计,全国去年发电所耗用的原煤约13.4亿吨,二者相差甚远。正因为如此,华电、华能、大唐等发电集团积极进入上游煤炭产业。

但进入煤炭产业的效果并非立竿见影。比如华电集团,虽然将煤炭生产列入主营业务已有3年,但集团的煤炭产能才到2300多万吨,这个数字只是目标自供量的一半左右,而华电集团一年煤炭需求则达到1亿多吨,目前自供率还不到20%,要达到自给自足则需要经过更长的时间。

从大唐得到的消息是,公司通过挖潜降耗,希望自备煤比例达到60%,但他同时表示,这个目标实现起来并不容易。

一方面,优质的煤炭资源已基本被瓜分完毕,电力企业去发掘煤炭资源,不但要克服技术、经验等方面的难题,而且还要承担投资开矿周期长的风险。另一方面,正在过好日子的煤炭企业,谁都不愿意“下嫁”。

煤电联营入“规划”

国资委对部分央企主业的调整,短期无法解决煤电矛盾,但业内人士认为,这为未来的煤电联营做了很好的铺垫。

其实,国资委对煤电矛盾并非没有预见。据一接近国资委的权威人士介绍,国资委有意让煤炭行业的央企带头联合降价,但供国资委及所属央企可控的煤炭资源,在业内话语权式微,更别说能对行业走势形成影响,这次针对大唐所做的主业调整,是对此前华能、华电同一政策的跟进,更是在间接扩大政府对煤炭资源的控制力。

4月2日,华能国电董事长曹培玺表示,国内煤电企业双方有关合同煤的谈判尚未达成价格共识。他同时透露,政府已进行协调。业内人士认为,这表明国资委已经正式介入,开始协调五大电力公司和煤炭企业之间的矛盾。

今年2月初,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张国宝在全国能源工作会议上强调说,2009年在大型煤炭基地、整装煤田、低热值煤集中产区,要大力推进大型煤电基地建设。此前,山西省副省长李小鹏也公开表示,煤电联营才是煤电企业的出路。

张国宝的发言,意味着国家将要从源头上规划煤电联营,在建设煤电一体化的同时,形成煤炭、电力双赢,这在刚刚召开的“电力科学发展高层论坛”上得到进一步印证。国家能源局电力司副司长曹述栋在会上透露,国家能源局已经开始着手“十二五”电力规划编制准备工作,各类已启动的重大专题规划工作中,含有煤电一体化的内容。

但也有专家对电力企业进入煤炭产业的效果表示怀疑。“煤电联营并不是解决煤电矛盾的根本办法,只能在局部地区缓解‘市场煤、计划电’引发的煤炭供应紧张的问题。”同在上述论坛上,国家发改委能源所研究员吴钟瑚认为,在两大行业间,运行多年的利益格局欲破弥坚。

关键词:

五大发电集团

,煤电联营

股票配资
重庆KTV
水泥纤维板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